1. <acronym id='8ydw0'><em id='8ydw0'></em><td id='8ydw0'><div id='8ydw0'></div></td></acronym><address id='8ydw0'><big id='8ydw0'><big id='8ydw0'></big><legend id='8ydw0'></legend></big></address><dl id='8ydw0'></dl>

      <code id='8ydw0'><strong id='8ydw0'></strong></code>
      <i id='8ydw0'></i>

      1. <tr id='8ydw0'><strong id='8ydw0'></strong><small id='8ydw0'></small><button id='8ydw0'></button><li id='8ydw0'><noscript id='8ydw0'><big id='8ydw0'></big><dt id='8ydw0'></dt></noscript></li></tr><ol id='8ydw0'><table id='8ydw0'><blockquote id='8ydw0'><tbody id='8ydw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ydw0'></u><kbd id='8ydw0'><kbd id='8ydw0'></kbd></kbd>
        <ins id='8ydw0'></ins>

            <fieldset id='8ydw0'></fieldset>

            <span id='8ydw0'></span>

            <i id='8ydw0'><div id='8ydw0'><ins id='8ydw0'></ins></div></i>

            “紅色理財專傢”鄭義齋

            • 时间:
            • 浏览:7

              鄭義齋1901年7月18日生於河南省一個貧民傢庭  ,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0年  ,受黨組織的委派 ,在上海開辦義齋錢莊任經理  ,改名鄭義齋 ,從此與黨的財經工作結下瞭不解之緣 。

              1931年  ,上海黨中央領導機關陸續遷往中央蘇區  。鄭義齋亦結束錢莊工作  ,於1932年離開上海  ,前往鄂豫皖蘇區開展銀行業務  ,促進蘇區經濟建設  ,開展對外貿易  ,被稱為我黨的“紅色理財專傢”  。

              隨後  ,鄭義齋隨紅軍入川  ,被選為中共川陜省委委員、川陜省蘇維埃政府執行委員  ,任省政府財政委員會主席、造幣廠廠長並兼任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總經理部部長 。

              1935年5月  ,鄭義齋參加長征  ,任紅四方面軍政治部敵軍工作部部長、總供給部部長 ,11月  ,任西路軍供給部部長 ,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組織收購糧食 ,制作被服、彈藥 ,供應部隊作戰需要  ,為革命做出瞭巨大貢獻  。

              1937年3月 ,鄭義齋所在部隊在臨澤康龍寺以南的石窩被敵人包圍  ,在激戰中  ,他命令警衛員攜帶黨的經費喬裝沖出重圍 ,而他自己卻壯烈犧牲  ,享年36歲 。

              千方百計解決部隊的吃穿問題

              1932年紅軍入川後  ,隨著革命力量的發展  ,根據地的擴大  ,壓在後勤保障工作人員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 。這時  ,鄭義齋身兼數職  ,既任川陜蘇維埃政府財委主席兼工農銀行行長  ,還兼任兵工廠和造幣廠廠長  。

              紅軍從鄂豫皖撤退 ,千裡轉戰來到川北  ,吃飯成瞭很大的問題 。此地區靠近巴山  ,地處偏僻 ,經濟落後  ,交通不便  ,水田少 ,旱地多  ,巴山地區產糧少  。窮人傢裡沒有糧食  ,多以雜糧、紅苕、山芋為主  ,但地主傢裡存糧較多  。鄭義齋詳細調查研究瞭這些特點和情況 ,向方面軍總部提出建議:打土豪破倉分糧時  ,隻把一部分糧食分給最窮的人傢 ,大部分糧食集中起來  ,運往後方  。這樣  ,總經理部要在全蘇區遍設糧食站、轉運站  ,並動員全蘇區男女  ,參加這種運輸  ,保證部隊在哪裡集中作戰  ,都有飯吃  。同時 ,也使敵人在蘇區得不到糧食  。

              為瞭解決糧食問題  ,鄭義齋還建議 ,紅軍各級政治機關 ,要協助政府開荒種田  ,毀煙種糧  。到1934年 ,在省委關於“多種糧、多種蔬菜、多喂牲畜”的號召下 ,生產有瞭進一步的發展  ,糧食、棉花、油料、蔬菜、豬牛雞鴨  ,都獲得豐收 。鄭義齋還領導總經理部帶頭 ,堅持勤儉節約  ,大米主要供作戰部隊和傷病員  ,後方多吃雜糧  。

              穿衣問題是當時另一大問題  。1932年秋天  ,部隊從鄂豫皖出發  ,隻穿隨身衣服 ,千裡轉戰 ,已破爛不堪 ,入川時又是隆冬 ,穿衣問題迫在眉睫  。鄭義齋與各軍、師商定  ,共同負責 ,各軍、師經理處均成立被服廠  ,總經理部成立瞭三個工廠  ,統一籌劃 ,分工制作冬夏衣服 。佈匹來源主要是由總經理部在全蘇區設站收購土佈(與糧食站合在一起) ,一部分向邊沿地區商販采購  。經過努力  ,1933年和1934年的冬夏服  ,做到瞭統一供給 。

              開鹽井、取鹵水

              通(江)、南(江)、巴(中)根據地建立不久  ,便遭到四川軍閥田頌堯的“三路圍攻”  ,敵人截斷瞭從南部來往通江的鹽路  。鹽巴是根據地軍民生活的必需品  ,不能缺 ,鄭義齋趕緊召開會議  ,動員根據地軍民自己開鹽井、取鹵水 ,以應軍需民用 。

              一次  ,地下交通站通過敵人封鎖線運回一批鹽巴  ,鄭義齋喜出望外  ,吩咐經理部人員及時下發  。分發中  ,鄭義齋取瞭半斤鹽巴裝在一個小袋中帶回傢去  ,然後  ,他把警衛員小曾叫來:“你把這包鹽送到徐總指揮那裡去  ,他跟大夥一樣 ,也在唱旦(淡)角呢  。”

              鄭義齋和徐向前總指揮是親密戰友  ,三天前兩人在一起研究部隊後勤保障工作 ,晚上  ,徐總留他吃宵夜  ,炊事員端上兩盤小菜  ,菜倒新鮮  ,吃起來卻淡而無味  。鄭義齋嘴裡不說  ,心裡不免一陣難過  ,徐總指揮身上擔著那麼重的擔子  ,日夜操勞  ,生活上也和戰士們一樣在苦熬著  。如今  ,有瞭這批鹽巴 ,給徐總指揮送點去  ,也是理所當然的  。

              不一會兒  ,小曾回來遞上一張字條 ,上面寫著:義齋同志  ,謝謝你的好意 ,我這裡已經有瞭鹵水 ,鹽巴還是留著你自己用吧 。鄭義齋凝視著字條  ,眼淚潤濕瞭眼睛 ,他想瞭想  ,又命令小曾將這包鹽送到戰地醫院  ,院長向傷員講瞭這包鹽的經過  ,大傢深受感動  ,當時就有一批傷員要求重返前線投入反圍攻戰鬥 。

              能文能武

              在根據地 ,對銀行工作瞭解的人很少  ,隻有鄭義齋算是專傢  。但他還是虛心學習馬列主義的政治經濟學  ,瞭解關於貨幣的理論  。他親自搞調查研究 ,根據蘇區的具體情況  ,向上級提出瞭銀行工作的幾條方針  ,均得到領導的同意 。鄭義齋很重視銀行的宣傳工作和立信於民  ,川陜工農銀行開幕那天  ,經理部的同志們趁勢進行宣傳  ,並當場進行兌換及存款業務 ,擴大瞭影響  。

              鄭義齋不僅善於做財經工作  ,而且也能領兵打仗 。紅四方面軍轉戰川陜時  ,為瞭保障川陜蘇區的物資供應  ,鄭義齋對駐陜南的國民黨38軍孫蔚如部做瞭大量的統戰工作  ,建立瞭一條由陜南到蘇區的紅色交通線  。

              當時 ,地下黨員武老平在漢中采購瞭無線電器材、藥品、醫療器械及一些緊缺的生活用品 ,通過這條紅色運輸線進入瞭巴山深處  。20多個“挑夫”正走在密林小道上 ,突然遭到土匪頭子徐耀明等的搶劫  。鄭義齋接到情報  ,迅速帶領一支紅軍部隊趕到羊圈關 ,經過激戰  ,奪回瞭這批物資  。

              為確保這條紅色運輸線的暢通  ,鄭義齋決心除掉徐耀明這幫土匪  。經過周密謀劃  ,他利用另一土匪頭子袁剛與徐的矛盾  ,派武老平去曲江洞與袁剛結為拜把兄弟  。在徐耀明生日那天 ,武老平、袁剛帶瞭幾名彪形大漢抬著禮物去祝壽  ,酒過三巡  ,擲杯為號 ,將徐耀明當場擊斃 ,收編瞭徐的“兄弟夥”  ,從此排除瞭這條運輸線上的幹擾  ,也為巴山百姓除瞭一害  。

              為軍工生產費盡心血

              為瞭解決全軍的彈藥供應問題  ,鄭義齋同樣費盡瞭心機 。紅軍的武器彈藥主要是從敵人手中繳獲  。而各種武器的修理  ,便成為保障作戰的主要任務之一  。

              鄭義齋的辦法  ,仍是依靠大傢動手  ,分級負責 。通知部隊每到一地  ,均要搜集當地的槍炮工人  ,安排在軍、師軍械修理所  。有多餘的和技術好的送總經理部軍械修理廠  。分工辦法是:軍、師修理槍和毛病較小的機關槍還有炮  。其餘軍、師修不瞭的  ,均送總經理部修械廠修理 。自從繳獲瞭敵人兵工廠機器以後  ,更提高瞭修理質量 。

              紅軍繳獲瞭兵工廠和造幣廠後  ,鄭義齋親自組織機器設備和原材料的搬遷  ,建立瞭紅軍的兵工廠和造幣廠  ,在短時間內  ,雖經幾次搬遷 ,仍然生產瞭白藥(發射藥)、炸藥、子彈、迫擊炮彈、手榴彈等 ,其中手榴彈保障瞭全軍的需要  。紅軍所需的其他用品  ,如雨具、防滑掌(腳碼子)、飯碗(木質的)等等  ,以及西藥和醫護工作用品  ,鄭義齋均具體指導  ,逐個解決  。

              紅四方面軍剛入川時  ,軍事工業比較薄弱  ,在通江城南茍傢灣隻有由鄂豫皖根據地遷來的隨營兵工廠  ,且規模很小  ,設備簡陋  ,很難保障部隊武器彈藥的供給  。戰士們在前線作戰  ,不惜冒著生命危險  ,將彈殼從陣地上一顆一顆地撿回來再次利用  。鄭義齋面對軍需供給困難的局面  ,心裡焦急萬分  ,千方百計發展根據地的軍事工業  ,以擺脫供給困境  。

              1933年10月 ,紅軍解放瞭川東北一座最大的中心城市綏定(今達川市)  。鄭義齋星夜趕到綏定 ,組織上萬名軍民將軍閥劉存厚兵工廠的機器設備和物資迅速搬到通江苦草壩  ,在羅坪山建立瞭一座擁有1400多名職工的大型兵工廠  。鄭義齋大膽啟用劉存厚兵工廠的廠長何陽淵任紅軍兵工廠廠長  ,負責該廠技術工作  。對參加紅軍的兵工廠技師 ,鄭義齋從政治上愛護他們 ,生活上關心他們  ,常同他們促膝談心  ,同時還招呼夥房的大師傅給他們開小灶 ,增加營養  ,讓醫生為他們定期檢查身體  。這些技師深受感動  ,不久便在蘇區軍工生產中發揮瞭骨幹作用  。

              由於鄭義齋領導有方  ,促進瞭蘇區軍事工業的迅速發展 ,成批的武器彈藥源源不斷地送往前線  。戰士們特別喜歡刻有“消滅劉湘 ,赤化全川”字樣的地瓜手榴彈  ,一些紅軍指揮員豎起大拇指誇獎說:“鄭部長真有辦法  ,部隊有瞭這樣的紅管傢  ,我們打起仗來就有勁囉!”

              紅軍1935年3月渡過嘉陵江後  ,整個前方後方都在不斷轉移之中  。鄭義齋根據這種情況  ,當即組成三個兵站  ,跟隨部隊行動  ,就地籌集糧食及物資 ,分配部隊使用  。鄭義齋率領總經理部及所屬工廠  ,跟隨部隊轉移  。沿途凡有兩三天以上的休息時間  ,各工廠立即進行生產  ,就地取材制作被服用品  ,修理武器  ,制造手榴彈等 ,大傢搞得熱火朝天 。

              但是  ,兩年後的1937年3月  ,鄭義齋所在部隊被敵人包圍 ,在激戰中  ,他命令警衛員攜帶黨的經費沖出重圍  ,而他卻永遠倒在血泊中  ,壯烈犧牲 ,享年36歲 。

              (作者系河南省許昌市魏都區政協文史委主任)